申城心理咨询从业准入制度缺位 咨询师队伍鱼龙混杂

今天你抑郁了吗?这已不只是一句玩笑话。如今有心理疾病的人貌似越来越多,各种名目的心理咨询机构也快速兴起,用“雨后春笋”来形容绝不为过。

  日前,在上海举行的首届中国聚焦及聚焦疗法高峰论坛上,华东师范大学临床与心理咨询研究所所长、心理健康辅导中心主任徐光兴对此表示出深深忧虑。徐光兴从事心理咨询行业20年自称只是“老兵”,他不理解做过两三年心理咨询就自称“心理专家”、“资深咨询师”。徐光兴认为,心理咨询行业准入门槛过低及管理缺位,致使咨询师队伍注水严重。

  抑郁症患者摇身变成咨询师

  申城一家心理咨询机构负责人向记者透露,很多自身有心理问题的人都会学习心理学,有的人还考取了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书。据报料人说,她所认识的一位男子,患抑郁症十多年,尚未治愈。具有讽刺意义的是,这位男子在还没有拿到心理咨询师资质的情况下,就开始接受抑郁症患者的个案。抑郁症咨询师治疗抑郁症患者,又会是什么样的结果?

  有人称心理咨询师为新时代的灵魂工程师,然而并不是谁都能做咨询师。很多咨询师自身心理问题没有解决,就冒然去接个案。这既是对来访者的伤害,也是对咨询师本人的伤害。可是,哪个部门又能为咨询师来把关?

  免费心理咨询多为菜鸟练手

  社区心理咨询的需求日益旺盛,不少心理咨询机构瞄准这个商机。然而在社区所做的心理咨询多为免费,即所谓的“公益项目”。据了解,参与免费心理咨询的咨询师,多为取得资格认证不久的“菜鸟”咨询师。这些人几乎没有任何咨询经验,仅凭几个月的书本培训,就开始做起了所谓的“心理干预”。

 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东方网记者,社区咨询选用取得资质的咨询师已算不错。上海一家名声很响亮的咨询机构,他们所承担的社区心理咨询,很多都是在校没拿到证的学生。让学生通过这个免费咨询的平台,达到实习练手的目的。

  在上海某高校心理工作室推出一条免费心理热线接线,工作室在招募接线员时只有一个要求。是否拿到心理咨询师资格认证并不重要,只要缴纳该工作室心理俱乐部数百元会费,就可以在电话里为人做心理咨询。

  从业准入制度缺位亟待填补

  徐光兴曾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也表示,目前大批量“生产”的心理咨询师,其实只不过是普及了一些心理咨询知识的学员。就算考出了职业证书,没有经过督导和实习就擅自为别人做咨询。规范当前的心理咨询市场,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。徐光兴认为,培养一个专业心理咨询师,最保守也要花上5年时间。其中,在有经验的心理咨询师的带教下接受训练,增加实践经验,这样的督导期至少要2年,然后才能开始实习、执业。

  庄丽是华师大心理咨询中心一名心理咨询师,她已从事心理咨询近十个年头。在国内心理咨询行业,她当之无愧是先行者,是专家。但庄丽从未停止过学习,从未放弃对自我成长的探索。她认为,没有十年时间学习,是练不出一名合格的咨询师。只有咨询师本人足够成熟,自己先成长为一颗大树。当有人在大树下趁凉、摘果子,大树才会取之不尽用之不完。

  上海市心理咨询中心咨询部主任张海音曾表示,心理咨询人员是否具有其相应的职业技能,是否达到单独为求助者咨询的水平,能否持资格证上岗,始终是制约心理咨询业健康发展的瓶颈。不少专家也指出,上海心理咨询业的规范化还远远不够,心理咨询行业的管理和规范化进程任重而道远。